24到32美元,越来越便宜的费用

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的使命看起来充满了人道主义色彩:虽然和其他任何一家企业一样,他们也希望能够扩大客户群,但是,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却似乎没有沾染到浓烈的铜臭味。这也许是因为他们的目标恰好也与人们打败死亡的总目标不谋而合。

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一篇长文,它从技术层面讲述了冷冻悬置复活人类所涉及的程序。这篇文章的标题为《如何冷冻保存每一个人》(How to Cryopreserve Everyone ),作者是计算机科学家、公钥密码学创始人拉尔夫·默克尔(Ralph Merkle)。这篇文章将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的使命描述为:“这是一个关于未来的愿景——活着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在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的世界里,享受到身强体健的长寿生活。”默克尔断言:“我们确信,技术的进步最终将让这一未来成为现实。”

但是,还是有一些无法忽略的问题。比如,存放所有患者所需要的费用,再比如冷冻保存所需要的物理空间:应该如何存放下地球上所有死亡的人?当然这里指的生命,不是身体而是头颅(因为对每个尚存于世的人都进行全身保存显然会是一场噩梦)。默克尔在那篇文章中提出了对这个棘手的存放问题的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法:超大杜瓦瓶(RBD)。

默克尔写到,全球每年的死亡人数在5 500万上下。假设我们打造了半径为30米的超大球形杜瓦瓶。根据人类头颅的平均尺寸计算,一个超大杜瓦瓶能够轻松地容纳550万颗“头盾”;因此,每年只需要造上10个这样的超大杜瓦瓶,就能够装下全球每年去世了的所有人。我们可以就这样不断地制造,直到死亡得到逆转为止。

当然,与此相关的其他费用也绝对不容小觑。每个超大杜瓦瓶的容积为1.13亿升,这意味着你需要大量的液氮进行填充。以每升液氮10美分左右计算,每个超大杜瓦瓶的填充费用将高达1 100万美元。当然还会有一些其他花销,比如蒸发损耗、绝热处理以及杜瓦瓶的保养费用等。不过即便把这些钱都算进来,存放全世界所有死亡人口的价格仍然很有竞争力——大约每个头颅的存储费用为24~32美元。而对于那些保存全身的人来说,费用大约需要在这一数字后加上一个零。

这篇文章的关键在于,无论是从商业还是技术角度考虑,用于让我们躲避死亡命运的冷冻保存技术,至少在理论上是一个可以扩展的模型。

上一章 目录